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专题 > 发现中山之旅 > 正文

风雨侵蚀数百载南朗两座古桥依然坚

发布日期: 2016-12-01来源: 中山市旅游局

32.jpg

74岁的陈老从九度桥上走过。

  “南朗镇茶西村有座老桥叫九度桥,因河道淤塞,早已闲置。相隔不远,与之呼应的还有一座老桥,叫五度桥。两座老桥被称为‘姊妹桥’,背景相似,近况相同,且风雨侵蚀几百年,至今完好无损。不过,遗憾的是,它们都不是文保单位,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与保护。”近日,市民周生致电本报如是说。这是两座怎样的老桥?有何鲜为人知的故事?11月29日,记者赶到现场,一探究竟。颜容磨光老桥孤独矗立荷塘
  通过与榄横路一条平行的乡间小道,左拐再右拐,一处荷花塘里,记者见到了一座石桥。石桥大致为南北走向。南边能看到榄横路和新建的翠亨快线,而北边就是榄边村茶西水松街。不过,石桥通往两端的道路,因交通的发展和农场经济的繁荣都被堵死了。桥下,曾经船来艇往的景象早已不复存在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荷塘,但看不到水的影子。荷花早已凋零,狭长而深凹的荷塘里,石桥显得既孤独又沧桑。
  石桥长约30米,共有九节,故称九度桥。桥墩为坚实的条石,桥面铺有石板,看上去十分牢固,承受小货车通过应该不成问题。靠榄横路一侧地势突出而平整,有码头的样子。只是码头改成了一座简易房子(已废弃),湖畔成了现在的榄横路,上面还多了一条翠亨快线。
  踏上磨光了颜容的桥面,丝毫没有晃动的感觉,反而给人一种踏实和稳当。一截连着一截的石板缝隙里,长满了杂草和青苔,没有任何踩踏和破坏的痕迹,说明石桥极少有人通过。石板和桥墩均为花岗岩材质,做工有些粗糙,而且规格不一,很明显是名副其实的手工造。伴随扎入荷塘深处桥墩的还有上百根木桩,不过,这些木桩并没有依附于桥体,所起到的作用不得而知。“我今年74岁爷爷当年就住码头”
  观察石桥的过程中,一位长者提着一把大块头的洒水壶,慢慢走近九度桥。不过,长者并没有过桥,而是绕到了荷塘边沿。那里开有一块菜地,隔壁有一口鱼塘。长者从鱼塘里打了一壶水,接着就给菜地浇水。
  “你问这桥有多大年龄?我的爷爷小时候就住九度桥码头,靠打捞5分钱一斤的禾虫为生。他说自己孩童的时候,九度桥就已几百岁了。我现在74岁,你想想看,这座桥多大岁数了!”长者如此告诉记者。长者是南朗镇榄边村居民,姓陈。一大早,陈老喝了几杯酒,就来到了桥边。陈老指着九度桥,划个“一”字说,你看,桥两边的房子都是我们家盖的,不过,早就废弃了,现在我和孩子都住在村里的新房里。
  陈老的思绪随记者的疑问回到了六七十年前——
  那个时候,桥下的水有些深,岸边也有很多的沙子,我们经常跳进河里洗澡。码头前面就是丰阜湖畔,满载麻绳、草、缸瓦及盐油酱醋等日杂的船只,从远处驶来,就会停泊在九度桥码头,靠人力搬运上岸,然后再用人力车拉过九度桥,转运到各村叫卖。而每逢墟日,桥上行人络绎不绝,桥下船只往返穿梭,九度桥不仅是茶西村的主要交通要道,而且远近闻名。
  陈老还说,九度桥与早建的茶东五度桥(现茶东公园内,保存完好)遥遥相望,被誉为“姊妹桥”,不过,现在都算是南朗的老“古董”了。
  随后,记者通过百度百科以及中山侨刊查询到相关记载和报道,表明九度桥和五度桥的年龄都超过了400岁。